一张皱巴巴的白条
2020年9月30日 08:33

  近日,我们接到一起信访举报,反映大发一分排列3宝山区卫健委下属某单位原负责人施某退休后利用影响力,到以前监管的护理院违规兼职取酬的有关问题。按规定报批后,我们前往相关护理院进行核查,在该院财务室繁多的财务凭证中找了一整天,没有找到施某领取报酬的证据。

  “我把所有凭证都拿出来了,你们也都查过了,真的没有的。”护理院出纳两手一摊,显得有些不耐烦。

  一时间,我们的核查陷入了僵局。此前,针对信访反映问题,我们曾对施某进行了谈话,但他拒不承认领取过报酬,加之未能在举报中提到的护理院查到他违规取酬的证据,所以我们感到了核查的难度。

  看着一桌子的财务账册,我陷入了思考:既然财务凭证里没有取酬记录,护理院会不会以白条的形式冲账?原来的出纳虽已离职,但财务人员在移交工作时必须账款相符,如果真的用了白条,那么一定会在现金里。想到这儿,我的眼光落到了墙角的保险柜上。出纳不情愿地打开了保险柜,只见一张皱巴巴的白纸胡乱地包裹在一捆现金外面。当我们把这张纸打开,施某的名字赫然出现,纸上的表格非常清晰地显示出他每月领取的金额,上面还有护理院负责人的签字。

  “就是这张,就是这张。”我随即把这张表格复印,让出纳在上面签字。

  原来,施某凭借在职时给予这家护理院的诸多关照,退休后到这做兼职顾问,每周只上班一至两天,却领取高于全职员工月薪标准的报酬。施某十分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违规违纪,便与护理院老板约定每次取酬只拿现金,并且从不签字,想以此掩人耳目。他自以为没留下任何把柄,在之前的调查中拒不配合,但没想到,护理院原出纳在移交工作时留下的一张白条让他的如意算盘落了空。

  为进一步完善证据链,我们又辗转找到曾经为施某办理酬金发放的原出纳。经过我们多次沟通做思想工作,她终于同意配合,我们立刻上门制作笔录,进一步固定证据。

  充分掌握证据后,我们再次对施某进行谈话。不出所料,面对出示的证据,他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表示愿意退出违纪所得,并对自己的错误行为懊悔不已。

  由于施某违反了退休后三年内不能到原任职务管辖地区和业务范围内企业兼职取酬的有关规定,其行为违反了廉洁纪律,我们对其作出党内警告处分,并责令其退还违纪款项。与此同时,我们向施某原任职单位的主管部门——区卫健委发出监察建议书,要求其切实深化以案促改,认真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在做好在职领导干部廉政教育工作的同时,进一步加强对退休领导干部的教育和监管,督促其廉洁自律、行有所止。

  (作者张丽单位:大发一分排列3宝山区纪委监委第二派驻纪检监察组)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