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jquery

金敬彩违纪违法案件剖析:"底线"出轨 人生失彩
2015年1月13日 15:44

  2014年8月4日,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临海经济开发区原党工委副书记金敬彩因犯滥用职权、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

  消息一经传出,便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一个在乡、镇纪委书记岗位上待过12年的纪检干部,知法懂法,本应是整肃官场、查处违法乱纪的“排头兵”,缘何也会丧失信念、迷失方向?


庄胜昔 毕传国 漫画


  在鲜花掌声中迷失

  “他平时工作认真负责,组织协调和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很强,作风也比较踏实,他的落马是我们始料未及的。”熟悉金敬彩的人如是说。

  出生于农村家庭的金敬彩,1989年8月自浙江台州农校毕业后进入临海市桃渚镇人民政府工作。凭借着组织的培养和自身的不懈努力,金敬彩积极投身基层工作,在农村这片广阔天地中迅速成长。1992年5月,年仅23岁的金敬彩当选为桃渚镇副镇长,可谓一时“少年裘马,衣履风流”。

  翻开金敬彩的工作履历,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是:1995年11月至2009年1月,他先后在临海市的市场乡、上盘镇、温台沿海产业带临海东部区块担任过纪委书记,多次被评为纪检监察系统先进个人。他曾提出改善招商引资方式,温台沿海产业带临海东部区块的招商引资工作因此取得明显突破;他曾分管南洋围垦工程,在前期工作滞后七个月的不利形势下,以抢抓时间为突破口,认真协调解决穿焦山岩场、滩涂养殖户、土地征用等存在的困难问题,有序推动了工程进程。

  出色的工作表现,让金敬彩在得到上级领导肯定的同时,也得到了同事们的认可。在2009年1月产业带临海东部区块举行的镇长、街道主任人选推荐投票中,金敬彩以高票位列第一。

  鲜花和掌声的背后,往往隐藏着危机。

  身处临海东部大开发前沿,金敬彩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经常能接触到一些财大气粗的企业老板、岩仓业主。这些老板们纸醉金迷的生活,给金敬彩原本淡泊的心态带来了强烈的冲击。渐渐地,他心里产生了一些不平衡感,对金钱物质也有了渴望。

  “功利主义抬头,渐渐偏离了党的宗旨,想到了用手中权力换取回报”,案发后,金敬彩这样剖析自己当时的心理。

  思想的滑坡让金敬彩放松了对贪欲的防守,尽管身居纪委书记一职多年,他的价值观和权力观还是悄然发生了蜕变,直接导致了他日后滥用职权、受贿,一步步滑入违纪违法的深渊。


  曲线徇私的职权

  2008年4月的一天,一个叫陈良明的岩仓业主推门走进了金敬彩位于临海东部区块管委会的办公室。陈良明表示想接手正实行“招拍挂”的上盘镇磊石坑岩仓。

  原来,2004年5月,临海市国土资源局与磊石坑岩仓签订了《浙江省采矿权有偿出让合同》,约定国土局收回采矿权后,有权要求磊石坑岩仓移动和拆除采矿权的依附物;至2007年7月,国土局核定该岩仓的储量开采完毕并收回采矿权,临海市人民政府于次年同意后拟对新设的磊石坑岩仓采矿权公开实施“招拍挂”。

  对磊石坑岩仓觊觎多年的陈良明,最明白该岩仓此时“招拍挂”后所蕴藏的“商机”。

  在金敬彩的办公室里,为了能说服金敬彩这座“靠山”参加岩仓的重新组股,陈良明当场算了一笔“漂亮账”:“岩仓现有机械设备,加上一些未收工程款、岩仓脚料,如果以250万元的价格向老股东收购相关所有权,肯定不会亏钱。”陈良明一再向金敬彩表示,这是一块稳赚不赔的“肥肉”,不吃实在太可惜了。

  凭着多年的纪检监察从业经验,金敬彩认为自己作为东部区块管委会纪委书记,分管东部岩仓布局、开采工作,如果公然参与辖区内岩仓的股份重组,有利用职务之便与他人谋利之嫌,实在不合适。对于陈良明的提议,他当场拒绝了。

  陈良明并不死心。“参与重新‘招拍挂’,需要大量资金,我本人也无法承受,要不金书记问问身边的亲戚朋友,有没有感兴趣的?重组完的利润简直就是白送的。而在台面上,这些事都不会和您扯上一点关系。”陈良明主动“另辟蹊径”,帮金敬彩“规避风险”。

  闻此言,金敬彩不再推辞。之后,他找来妻妹金某,告诉她磊石坑岩仓地理位置比较好,时下又逢临海东部大开发的绝好时机,这笔“生意”绝对稳赚不赔。

  在金敬彩的介绍下,金某以25万元入股磊石坑岩仓。其间,磊石坑岩仓则以临时开采的形式,开采石料供应东部区块。当年,金某即分得20万元红利。

  2009年初,拟进行“招拍挂”的磊石坑岩仓因涉及74号省道临海段工程监理规划,被临海市国土资源局叫停。次年3月,陈良明向交通局提出赔偿要求。

  上盘镇相关部门就磊石坑岩仓政策处理问题召开的会议上,时任上盘镇镇长的金敬彩在明知该岩仓采矿权到期依法应当办理关停的情况下,为徇私利,他与临海市国土资源局原副局长杨昌林(另案处理)等人商量后,作出对该岩仓资产进行评估后补偿的错误决定,违规允许陈良明以开采岩渣获利的形式进行补偿。

  在杨昌林的介绍下,上盘镇政府还委托并不具备机械设备评估资质的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对磊石坑岩仓进行评估,致使本应负责评估的相关专业工作人员在评估过程中未能进行有效监督。

  2011年2月,上盘镇就磊石坑岩仓政策处理问题再次召开会议,金敬彩与杨昌林等人私下串通,最终达成一致意见:以270万元的价格对磊石坑岩仓的房屋、附属物、构筑物以及机械设备进行收购、补偿。5月,270万元划入陈良明个人账户,此举直接导致国家公共财产损失达170余万元。

  不久后,陈良明按股份交给金敬彩妻妹金某20万元,加上入股期间的20万元分红,金某先后共获利40万元。

  纸终究包不住火。自2012年起,临海市纪委不断收到来自上盘镇多名村民的实名举报材料,反映金敬彩担任温台沿海产业带临海东部区块管委会纪委书记及上盘镇镇长期间,在上盘镇涂岙岩仓、磊石坑岩仓政策处理中存在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临海市纪委立即成立调查组展开调查,金敬彩等人在上盘镇磊石坑岩仓政策处理过程中徇私舞弊、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违纪违法事实由此揭露。


  出轨的“底线”

  12年的乡镇纪委书记履历,金敬彩清晰明确地懂得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金钱是受贿,于是他给自己设定了一条“安全”底线:不能收“钱”。

  底线不能触碰,这是金敬彩一直坚持并公开宣称的,这甚至一度为他赢得了“正气”口碑。然而,这条底线在一些有求于他的人眼中,却有着更深层次的含义:只要不是钱,烟酒礼卡都是可以的。

  张学建是上盘镇垃圾运输业务的承包商,打听到金敬彩从不收现金的规矩后,深谙此道的他在2009年春节前夕,直接拎了10条“黄鹤楼1916”香烟到金敬彩家“拜年”。看到张学建如此懂“规矩”,金敬彩稍作推辞当即收下。之后,张学建在上盘镇垃圾出运承包合同、及时结算等方面,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关照”。

  张学建更懂“知恩图报”。在接下来的两个春节里,张学建又分别给金敬彩送去了10条“黄鹤楼1916”香烟、10条“白沙牌和天下”香烟,前后价值共计3.3万元。

  2009年下半年,商人徐叨宝、徐叨富、周仲富等人合伙承包了临海市牛头山水库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工程,其中1个标段就在上盘镇境内。因为施工过程中涉及老百姓的征地政策处理问题,需要上盘镇政府出面解决。为了求得“关照”不影响工期,他们找到了金敬彩。不久后,周仲富明显感到,镇里对这项工作变得“重视”了。为了表示感谢,怀揣5000元超市购物卡的徐叨宝敲响了金敬彩办公室大门……

  几条香烟,几张购物卡,与那些巨贪大鳄相比,金敬彩收受贿赂一直是“零敲碎打”。彼时,在他眼里,这根本算不上受贿。

  直至案发后,金敬彩在自己的检讨书中才开始如此反思:“想着自己当镇长,下属有时在过年时塞几条香烟给我,本不算什么,理所当然也就接受了。当时认为这只是上下级关系的一种‘协调’,但现在看来,这就是败坏社会风气的一种现象,是一种违规行为,真是不应该呀!”


  案例警示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青莲之所以被人喻以高洁,正是因其自身纤尘不染、不随世俗。

  一直以来,金敬彩给领导和同事们的印象是工作有能力,作风踏实。然而,他没有好好珍惜,因一念之差,亲手葬送了自己的前程。金敬彩的犯罪过程,给广大党员领导干部留下了深刻的教训和启示。

  节礼受贿,慎始慎微要记牢。在礼仪之邦,礼尚往来本无可厚非,但对打着“礼尚往来”幌子进行“权钱交易”的官场潜规则却要明辨。几条香烟、几张购物卡,这些被金敬彩一度视为朋友及上下属同事之间正常节礼馈赠的东西,正是让其政治生涯狠狠摔跤的“糖衣炮弹”。要谨防腐败行为披着“人情往来”的魅惑外衣,以“略表心意”、“盛情难却”的名义明修“风俗礼仪之栈道”,暗度“以权谋私之陈仓”。

  知法犯法,党纪国法要敬畏。早在两千多年前,齐国的管仲就提出:“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廉洁乃立身之本,不廉则无所不取,祸乱败亡亦无所不至。反思金敬彩违纪违法过程,缺乏遵纪守法意识是他滥用职权、受贿的主要原因之一。身为纪委书记,他不思如何做好廉洁示范,而是在心底与社会上一些不良风气作攀比,随着内心贪欲膨胀,心里最初的“小忐忑”最终变成“心安理得”,党纪国法也就此抛诸脑后。由此可见,党员领导干部不仅要学法、懂法,更要知法、守法,时刻做到心中有法,才能“心不痒、眼不红、手不伸”。

  权钱迷途,监督防线要筑牢。剖析金敬彩一案,不难发现,在其利用职务之便进行暗箱操作、徇私枉法的过程中,一直存在着相关部门把关不严、监督不力的问题。构建完善全方位、多层次、持续化的监督体系,“铁丝网”、“高压线”必不可少。此外,还应充分调动社会各界的监督积极性,有效利用纪检监察、新闻媒体等各种监督资源,对利用年节时机行贿受贿等贪腐行为一揭到底、一查到底,有效震慑少数人的非分之想。(记者 颜新文 通讯员 邵莎莎 林洁)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