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jquery

浙江最大保障房贪腐案追踪:小处长贪腐上亿
2015年1月13日 15:30

  9月16日,杭州市住房保障与房产管理局原副局长张新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宣判。张新受贿1.24亿余元,贪污1000多万元,滥用职权导致国家数千万元损失,被一审判处死缓。

  这是迄今浙江最大金额保障房贪腐案。一个“小处长”是如何利用手中的权力,通过什么手段,在保障房项目中攫取巨款?


  国家干部成了“开发商”

  法庭审理查明,张新利用担任的职务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先后索取和非法收受请托人财物共1.24亿余元。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张新贪腐1亿多元,主要在他担任“处长”这个阶段。张新2002年6月起任杭州市建设委员会房地产开发处处长,兼市城建综合开发办公室主任、市经济适用住房建设中心主任、市经济适用房建设项目招投标评审委员会副组长。

  在此期间,张新安排“小弟”当“白手套”,自己成为“影子开发商”,幕后操纵,通过非法手段谋取巨额利润。

  ——利用分管权限,在程序细节上做手脚,掺杂私货。

  2004年12月至2005年3月,浙江普康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获准在自用的西八建地块上自建拆迁安置房,将15%的房屋自留用以引进高级人才。项目申报审批工作由张新所在的房开处承担。

  审批期间,张新的原同事、后来下海的董一麟与张新商定,董购置紧邻西八建地块的杭州园林工程有限公司自有用地。张新将董的杭州园林地块并入西八建地块一同申报,使杭州园林地块也享有15%自留安置房源的优惠。两人商定,由董一麟开发该地块并送给张新50%的“利润”。

  张新在开发杭州园林地块中未有任何实际投资、未参与实际经营管理。经审计,这一地块开发建设项目预计最终盈利5207万多元,董一麟以该项目“利润”形式送给张新贿赂款2522万多元。

  ——帮助承建单位中标,收取“开发权”作为回报。

  2004年至2006年期间,浙江圣洲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本岗多次请求张新帮助其所属公司中标承接经济适用房项目。

  2006年7月,杭州市建委推出九堡经济适用住房地块建设项目。张新安排张本岗借用有资质的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名义,参与九堡项目投标。招投标时,张新采用变更开标时间、修改报价等方式,最终使浙江圣洲公司中标九堡项目。

  此后,董一麟根据张新安排,以其控制的杭州庆隆园林公司名义,与浙江圣洲公司按照事先的商定签订协议,将九堡项目中一地块送给张新指定的杭州庆隆园林公司独立建设开发。甚至庆隆公司的前期土地开发补偿费都是浙江圣洲公司垫付的,而且还协议约定,在杭州庆隆园林无法进行开发时,圣洲公司要按照实际已经发生的成本费用无条件收购此地块。

  张新在该政策性项目开发中没有任何资金投入,没有实际参与该项目的正常经营管理,不承担项目开发的风险,非法收受和获取九堡项目的财产收益达到8151万多元。


  处长一支笔保障房成“唐僧肉”

  保障房属于政府主导的工程,涉及很多程序,“权力之手”在其中起很大的作用。办案人员介绍,从张新在保障房项目中的捞钱手段可以看到,作为建委的一个处长,他的一支笔审批权力含金量非常之大,涉及千家万户的保障房项目,完全成了“唐僧肉”。

  2003年至2005年期间,从事工程承包的张祖标多次请求张新为其中标承接经济适用房项目提供帮助。张新在明知其所属企业不符合资质的情况下,先是“指点”张祖标可借用符合资质和条件的企业参与投标,并在开标前告知其报价范围等投标信息。

  2005年5月10日,张祖标中标丁桥兰苑项目。而后,张新又违规同意张祖标成立杭州越峰房产开发有限公司承接项目。在经过他违法审核后,杭州市建委向杭州越峰公司核发了资质证书。张新先后向张祖标索取财物共计435万元。

  因实质上缺乏相应的资质和条件,杭州越峰公司在资金、施工等方面管理混乱,其间,张祖标又将项目转给他人实际控制。2008年起,丁桥兰苑项目基本停工,无法按期交付,引发广大业主不满。

  至案发前,此项目资金缺口达4866万余元。由资产过户拍卖所产生的土地增值税,给杭州市安居中心造成损失2000余万元。而杭州越峰公司尚欠银行贷款本金5500万元,拖欠营业税等税费2502万元。

  张新担任杭州市建委房开处处长期间,主管资产调拨、资金管理等,批个条子,就能让巨额国资流失。检察机关指控,他采用侵吞、骗取等手段单独或伙同董一麟非法占有公共财物1000多万元。

  2006年下半年,张新从安居中心上报审批调拨的拆迁安置房商铺房源中,“瞄上”文三西路嘉绿文苑商铺。张新利用职务便利,让董一麟以其控制的杭州庆隆园林公司获取购买资格,向安居中心低价购买文三西路嘉绿文苑商铺2000平方米,用于所谓“翠苑拆迁安置”。以签订合同日为基准,该四间商铺的评估总价为3700多万元,张新和董一麟购买四间商铺,低于市场价1000多万元。


  完善权力监管机制斩断伸向保障房“黑手”

  浙江省检察院副检察长黄生林说,从浙江近年来查处的处长腐败案来看,工程建设是最容易滋生腐败的领域。竞争激烈,“要投标先投钱”成了某种潜规则。想中标,除了比技术设备、质量、信誉、资质和价格外,还要比人际关系。为了获取这张行业入场券,有些承建方不惜代价,四处钻营,个别领导干部不惜将权力商品化、私利化。

  办案人员介绍,时下许多人都关注高价的商品房,认为保障房乏利可图,对建设环节的监督“神经”不够“紧绷”。像张新案中的项目,只有出现无法交房的问题,引发群众强烈不满才可能被揭开盖子。

  张新担任处长长达十多年,在多年犯案的同时还得到了提拔,案发前还被提升为市房管局副局长。事实上,张新暴露的问题并非没人察觉,但是,据纪检司法调查,由于张新贿赂了有关部门领导(另案处理,已被判刑),遇到问题,有人打招呼,往往化险为夷。

  专家指出,张新案暴露出现有的保障房建设领域中,行政审批等政府权力的制约、监督还存在很大的漏洞,在加大监察惩处力度的同时,需要进一步从制度上健全、完善权力监管、制衡机制。

  目前,我国正面临城镇化浪潮和大批量的棚户区改造工程,其中蕴含巨量的资金投入,存在大量寻租空间。以此案为鉴,需谨防从“跑钱”“跑项目”到具体操盘过程中的一系列“暗通款曲”“上下其手”。(记者 方益波 裘立华)

来源: 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