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jquery

巴西追查安全事故背后是否存在腐败问题
2019年5月20日 14:26

  2019年年初,巴西发生两起令人震惊的安全事故。两起事件都造成严重人员和财产损失,起因均与企业一再忽视安全隐患以及监管机构层层失职有关。

  为避免再蹈覆辙,巴西政府日前开始追查造成这些事件的真正元凶以及是否存在腐败问题。

  挨罚不改酿惨剧

  位于里约的弗拉门戈俱乐部一处训练基地2月起火,致使10人死亡、3人受伤。失火建筑形似集装箱,火灾发生时26名青少年球员正在熟睡。

  媒体依据里约热内卢市政府和检察机关文件报道,弗拉门戈俱乐部失火的青少年球员宿舍没有获得市政府建筑许可。因建筑违规,弗拉门戈俱乐部已经遭里约市政府罚款31次。

  里约市政府发言人蒂亚戈·科斯塔说,失火宿舍“是违规建筑”,市政府多年前只批准在失火地点建停车场,而不是宿舍。

  失火宿舍没有在市政府登记,因而没有接受消防审查。消防部门确认,弗拉门戈俱乐部递交的火灾应急预案从来没有提及失火的青少年球员宿舍。

  违规建筑早已为地方司法机关熟知。里约州检察官2015年3月起诉弗拉门戈俱乐部,要求关闭训练设施,除非违规之处得到整改。检察机关要求训练设施在重新开门前必须符合消防部门、民防部门和市政府的所有规范。

  相关案件审理持续将近4年,一直没有定论。俱乐部训练基地火灾发生5天后,法官阿尔维斯说,弗拉门戈俱乐部不仅没有满足检方要求,也没有告知法庭作出哪些改进。他裁定,暂时禁止青少年和儿童进入俱乐部训练设施。

  依据以上调查结果,媒体怀疑,俱乐部失职以及当局在监管方面的集体缺位是导致火灾的最大因素。

  弗拉门戈俱乐部是巴西球迷最多的俱乐部。出自这家俱乐部的巴西著名球星济科告诉媒体:“挨罚30多次,你就应该做点什么。”

  一名曾经在这家俱乐部效力10年的退役球员匿名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执法人员调查,更多违规情况会浮出水面。这种情况不止发生在弗拉门戈俱乐部,在巴西足球界广泛存在。”

  26岁球迷费利佩·塞尔斯说,发生在弗拉门戈俱乐部训练基地的惨剧“为这个国家的所有足球俱乐部敲响警钟,当局必须严肃调查。10个孩子死了,悲剧不能重演”。

  早有预警不重视

  弗拉门戈俱乐部失火事故以前,还有一起安全事故震惊巴西国内外。南部米纳斯吉拉斯州一座尾矿坝1月决堤,泥浆顺流而下,摧毁大量沿途建筑物,致使超过170人丧命,另有上百人失踪。运营商巴西淡水河谷公司首席执行官以及多名高级主管3月初集体辞职。

  《圣保罗报》报道,调查溃坝事故的检察机关建议解除淡水河谷公司首席执行官法比奥·施瓦茨曼以及其他几名高管的职务。施瓦茨曼和其他几人随即向董事会递交辞呈,董事会“立即接受”。

  但施瓦茨曼否认犯错。淡水河谷公司说,施瓦茨曼等人辞职是应对调查的“临时举措”。不清楚调查结束后他是否会“复职”。

  这家巴西最大铁矿企业声称去年接受溃坝风险评估时没有发现异常,但媒体记者在企业内部报告中发现“破绽”:去年10月和11月两份内部报告显示,那座尾矿坝决堤风险是万分之二。依照规程,溃坝风险超过万分之一就应该引起管理层高度重视。

  内部报告把事发尾矿坝列为“关注区”,提醒“应采取一切预防和疏导手段”。报告警告,一旦溃坝,上百人可能丧命。

  溃坝原因暂时不清楚,淡水河谷公司仍在调查。警方逮捕8名尾矿坝安全维护人员。巴西环境和可再生资源协会对淡水河谷公司罚款2.5亿雷亚尔(约合6365万美元);米纳斯吉拉斯州司法部门冻结这家企业60亿雷亚尔(约合15.28亿美元)资金,用于赔偿和灾后重建。

  巴西政府矿业和能源部2月底证实,当局着手调查淡水河谷公司是否利用行贿手段促使政府安全检查人员对事发尾矿坝所承受的风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路透社报道,淡水河谷公司一旦触犯2013年生效的巴西反腐败法,将面临罚款,金额至多去年净收入的五分之一。

  “洗车行动”在继续

  在巴西,大企业行贿政府官员的案例屡见不鲜,国有企业巴西石油公司、私人建筑承包商奥德布雷希特公司的行贿丑闻震惊国际。

  巴西2014年3月启动“洗车行动”大规模反腐调查,迄今定罪超过150名政商两界人士,重塑巴西政治、商业版图。分析人士发现,新一轮反腐风暴已经开始席卷这个南美国家。

  继卢拉之后,特梅尔成为卷入“洗车行动”的又一名巴西前总统。巴西联邦检察官4月2日起诉特梅尔,指控他在安格拉3号核电站建设项目中腐败。

  特梅尔现年78岁,去年12月底卸任,今年3月21日因涉嫌领导犯罪组织、收受巨额贿赂,在圣保罗市被捕。他否认犯罪,3月22日,其辩护团队提出人身保护令申请,25日因“继续羁押缺乏法律依据”特梅尔获释。5月8日,巴西联邦上诉法院决定取消特梅尔的人身保护令,重新对其羁押。9日,特梅尔自行前往位于圣保罗的联邦警察局投案。

  检方说,特梅尔从事公务40年间“经营”这一犯罪组织,收取或安排贿赂合计金额超过18亿雷亚尔(约合4.58亿美元);安格拉3号核电站受贿案是罪行之一。

  联邦检察官法比亚娜·施奈德说:“这是一个以特梅尔为首、持续至今的犯罪团伙。”检方披露的信息显示,这一团伙下设“反情报”分支,监视和扼杀潜在调查和诉讼“苗头”,甚至以假文件误导检方。

  调查人员怀疑,瑞典咨询企业奥夫贝利集团巴西子公司、巴西建筑施工企业恩热维什公司和阿热普兰集团以支付“佣金”方式换取安格拉3号核电站的建设合同。恩热维什公司一名高级主管先前与检方达成辩诉交易,承认2014年向特梅尔亲信的企业支付超过30万美元。

  特梅尔在另一项腐败调查中成为嫌疑人。检方指控他经由一名中间人从巴西跨国食品加工集团JBS股份有限公司收取贿赂。

  一些人先前担心,随着个别参与“洗车行动”的关键司法人员转往其他岗位,这场反腐行动的推进会遭遇挫折。但圣保罗因斯珀大学政治学教授卡洛斯·梅洛指出,继卢拉之后,特梅尔受公诉意味着反腐“剧情”远没有接近尾声。 “多名以前出任要职的政治人物现在已经去职,更容易受调查。”

  卢拉2017年接受法庭一审审理,因收受奥亚斯建筑公司一套豪华海滨公寓而被定罪。去年1月,联邦第四地区法院维持一审判决并把他的刑期延长至12年零1个月;他当年4月到位于巴拉那州首府库里蒂巴的一座监狱服刑。

  今年4月24日,巴西高等法院给卢拉减刑,4名法官一致裁定把刑期从12年1个月减至8年10个月;只不过,卢拉今年2月在另一起诉讼中因类似罪名由法院判处12年11个月监禁。

  反腐成效存变数

  巴西现任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3月在访问智利途中被记者问及特梅尔遭逮捕一事。他回应:“每个人必须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博索纳罗竞选时承诺消除政治腐败,去年10月赢得选举,今年1月就职。胜选后,他确认反腐为主要施政目标,承诺深入调查腐败案、终结政府与政党之间的幕后交易,任命主持“洗车行动”的知名法官塞尔吉奥·莫罗出任司法部长。

  分析人士认为,这名高举反腐大旗的巴西新总统如何对待政客的腐败嫌疑,将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他今后的执政前景。

  巴西联邦警察4月向最高法院提起申请,要求剥夺国会众议院议长罗德里戈·马亚的刑事豁免权,以方便警方进一步调查马亚及其父亲收受奥德布雷希特公司贿赂140万雷亚尔(约合35.6万美元)的嫌疑。总检察长拉克尔·道奇建议最高法院支持警方要求。

  按媒体的说法,博索纳罗依赖马亚在众议院推动政府所提养老金改革议案,暂时不清楚博索纳罗对马亚的腐败嫌疑持什么态度。(特约记者 陆致远)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