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jquery

贷款丑闻触发经济危机莫桑比克追查责任人
2019年4月18日 13:55

  非洲国家莫桑比克司法机构2月逮捕包括前总统儿子在内的多名政、商界人士,指控他们卷入一桩牵涉政府的贷款丑闻。

  这一丑闻2016年曝光,涉案5亿美元贷款去向不明,导致一些国家和国际金融机构切断对莫桑比克的经济援助,促使莫桑比克陷入40多年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迄今未能完全摆脱困境。

  多名嫌疑人落网

  莫桑比克STV电视台报道,前总统阿曼多·埃米利奥·格布扎的长子恩达比2月16日在他位于首都马普托的家中被捕。

  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司法人士说,恩达比是8名落网嫌疑人之一,应总检察长的要求予以逮捕。

  媒体报道,其他落网人员包括莫桑比克前任情报部门主管安东尼奥·卡洛斯·多罗萨里奥、商人特奥菲洛·恩杭古迈勒。

  消息人士告诉这家媒体,前总统格布扎的私人秘书伊内斯·莫扬也在被捕人员之列。警方同时查没了一些包括豪华轿车在内的资产。

  有媒体2016年4月披露,三家莫桑比克国有企业2013年至2014年向两家外国银行总计贷款20多亿美元,时任政府为这批高息商业贷款提供主权担保。一项独立审计调查结果显示,上述主权担保贷款的四分之一,即将近5亿美元遭人挪用、不知去向。但这件事没有向莫桑比克议会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通报。

  涉案的三家企业分别是莫桑比克金枪鱼公司举借8.5亿美元,国有海事安全企业Proindicus举借6.22亿美元,莫桑比克资产管理公司举借5.35亿美元。

  这些钱原本供这三家公司为莫桑比克提供海事服务。迄今超过7亿美元贷款没有按期偿还。美国检察机关指认2亿美元用于行贿和支付“回扣”,其中1200万美元落入时任财政部长曼努埃尔·尚的腰包。

  美方认定是他代表莫桑比克政府为这些高息贷款作主权担保,同时指认身为商人的前总统儿子恩达比·格布扎收受970万美元好处费。

  关键人物恐被引渡

  曼努埃尔·尚2005年至2015年出任莫桑比克财政部长,去年12月底在南非约翰内斯堡机场被捕。南非一家法庭2月15日裁定,不批准曼努埃尔·尚的保释申请。

  美国和莫桑比克均要求南非引渡曼努埃尔·尚。南非法院暂时没有裁定应该将他引渡至哪一个国家,定于本月再审。

  南非外交部长琳迪韦·西苏鲁2月接受一家南非媒体采访时暗示,应该将曼努埃尔·尚移交给莫桑比克司法机构审理。

  美国检察官今年1月在位于纽约的一家联邦法院对曼努埃尔·尚提起公诉。起诉书说,一个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银行账户2013年向一个西班牙银行账户汇款至少500万美元,用于行贿曼努埃尔·尚和为他支付“回扣”。这笔钱经由美国银行系统转账,美方继而启动调查。

  美国司法部3月初公开的起诉书显示,涉及曼努埃尔·尚的罪名包括一项共谋银行诈骗罪、一项共谋证券诈骗罪和一项共谋洗钱罪。

  另有两名莫桑比克前政府官员受起诉,包括前情报主管多罗萨里奥。数名莫桑比克企业管理人员和3名瑞士信贷银行前职员遭指控。

  现政府官员涉案

  莫桑比克现任总统菲利佩·纽西2月6日解除财政部副部长伊撒尔缇娜·卢卡斯的职务,原因是后者牵涉贷款丑闻。

  媒体报道,2013年至2014年莫桑比克时任政府为3家国有企业的贷款提供主权担保时,卢卡斯主管国库。

  莫桑比克曾受葡萄牙殖民统治,1975年宣告独立,后因受连年内战、自然灾害等因素的影响,经济长期困难。国际组织和金融机构多次召开援助莫桑比克的国际会议。

  贷款丑闻曾经触怒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美国、英国在内的多个国际组织和援助国,导致它们暂停对莫桑比克的援助,促使这一国家陷入40多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负面影响迄今仍未彻底消除。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个代表团去年11月访问莫桑比克,得出结论是这一非洲国家的经济状况正在好转,对莫桑比克检察机关准备将违规放贷案嫌疑人绳之以法表示欢迎。

  贷款丑闻同样影响长期执政的莫桑比克解放阵线党。莫桑比克爱德华多·蒙德拉内大学政治学教授阿德里亚诺·努旺加说:“这是解放阵线党面临的最大危机。不是一名党内成员涉案,而是许多人。”

  同一所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多明戈斯·多罗萨里奥说,莫桑比克定于10月举行大选,当局逮捕腐败嫌疑人说明现任总统纽西有意向国际社会展示本届政府打击腐败的决心。

  “幽灵”状况频现

  一家国际腐败监督机构发布的2017年政府清廉指数显示,莫桑比克在180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靠后,位于第153位,腐败程度严重。

  莫桑比克政府去年12月证实,对总计34.8万名公务人员所作调查结果显示,莫桑比克有3万多名“幽灵公务员”,即领取工资却不干实事,或者人已去世仍有人冒领工资,再或者以虚假身份领取公务员薪酬。

  在莫桑比克,公务员工资相当于政府税收的55%。国家管理和公职人员部长卡梅莉塔·丽塔·纳马舒卢说,“幽灵公务员”冒领工资致使国家2015年至2017年损失2.5亿美元。

  英国《卫报》在报道这则消息时评论,“幽灵公务员”人数占公务员队伍的十分之一,反映腐败在莫桑比克根深蒂固、依然猖獗。

  纳马舒卢告诉媒体记者,除腐败,这一非洲东南部国家所面临的重大挑战包括政府官员任人唯亲、徇私、买卖政府机构职位。政府对762名行为不当的公务员采取了纪律处分。

  纳马舒卢说,莫桑比克政府2015年至2017年接连要求所有公务员向特定机构“报到”,以证实自己“活着”,没有报到的人无法领取工资。

  莫桑比克驻英国外交使团分管经济事务的官员奥马尔·雷曼接受《卫报》记者采访时说,他认为公务员“自证活着”是“积极的反腐举措”,可以有效杜绝公务员欺诈,“将有效提高政府透明度和稳定性”,从而促进投资、建设稳定的经济。

  在莫桑比克,“幽灵状况”不仅存在于公务员体系。2017年10月,莫桑比克中央反腐办公室证实,22名牵涉“幽灵合同”的嫌疑人落网。这批人大多数是交通警察,2017年7月至9月让自家亲戚成立“幽灵企业”,参与公共项目竞标,继而承接政府项目、骗取公共资金,涉案金额达640万美元。

  莫桑比克中央反腐办公室发言人克里斯托旺·莫内莱恩说:“这些亲属根本不具备承接政府项目的条件。即便没有向国家提供任何服务,他们也拿了钱。”

  按一些媒体的说法,在莫桑比克,还有一座如幽灵一样存在的大型机场。位于莫桑比克北部的纳卡拉机场2014年建成,耗资2亿美元,内部设施完善。

  这项工程耗时23个月建成,直至2017年底,实际客运量只有设计总量的4%。

  这座机场的建筑款由巴西国家社会经济发展银行提供,是巴西政府援助莫桑比克的项目之一。

  纳卡拉机场2017年初卷入腐败丑闻,莫桑比克中央反腐办公室启动调查。巴西建筑承包商奥德布雷希特公司承认2011年至2014年行贿时任莫桑比克政府官员9万美元,以获得承建机场航站楼的机会。

  奥德布雷希特公司及其下属石化企业巴西化学公司2016年12月在美国一家联邦法院认罪,承认曾在12个国家以行贿手段获得工程合同,贿金总额将近8亿美元。这家企业当时同意因违反美国《反海外腐败法》而接受巨额罚款。(特约记者 李慕然)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