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jquery

博物馆时光 | 走进雅典卫城博物馆
2019年11月14日 08:43

  博物馆时光 | 走进雅典卫城博物馆:古老文明与现代艺术在这里相遇 

 

    当地时间11月1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在希腊总统帕夫洛普洛斯夫妇陪同下,参观雅典卫城博物馆。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今天的参观给我留下了美好难忘的印象,使我加深了对古希腊文明的了解,感受到历史的震撼,也进一步认识到中希作为两大古老文明之间的诸多相通和相似之处。让我们一起走进雅典卫城博物馆,感受古老文明与现代艺术的相遇。

  提起古希腊,提起雅典卫城,就不得不提到卫城博物馆。作为欧洲文明的发祥地,古希腊在音乐、数学、哲学、文学、建筑、雕塑等方面都取得巨大成就,对后世产生极大影响。雅典卫城是其中主要承载者之一,而卫城博物馆则又承载着卫城几千年的厚重历史。

WDCM上传图片

  雅典卫城和卫城博物馆

 

  卫城的希腊语为“阿克罗波利斯”,原意为“高处的城市”或“高丘上的城邦”。在希腊众多卫城中,雅典卫城最为著名。雅典卫城修建于公元前5世纪,在希腊漫长多难的历史中屡遭磨难。帕特农神庙未及完成便在波希战争中遭到破坏,17世纪又被土耳其人用作火药库发生爆炸而毁。19世纪初,英国外交官托马斯布鲁斯从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的希腊拿到当局“许可”,将约一半的卫城雕塑切割下来并运回英国。随后英国政府将这些石雕收购,作为大英博物馆的馆藏展出。

 

   WDCM上传图片 

  大量雅典卫城文物流失在外国博物馆

 

  自1833年土耳其驻军退出雅典卫城以来,希腊便开始讨论建立一个雅典卫城博物馆。最早的卫城博物馆于1874年建成,并于1950年代进行扩建。由于卫城新出土文物的数量不断增加,博物馆空间很快便捉襟见肘。与此同时,希腊也在不断要求他国归还流失的文物,却被以没有合适的场馆保管和展示的理由进行推脱。为索回流失在外的文物提供支持,也成为设计和建造新博物馆的一个关键因素。

 

   WDCM上传图片 

 

  现在的卫城博物馆从选址、构想到落成,至少花费了30年时间。25000平方米的总面积,14000平方米的展厅面积,总算为收藏、陈列散落各处的卫城文物打造了一片专属天地。

  博物馆直接建于考古遗址之上,坐落于卫城山下的东南角,距帕特农神庙仅数百米之遥。整个博物馆在100多根混凝土支柱的支撑下凌空于地面。这样的精妙设计不仅充分保护了地面的文物遗址,也让博物馆和卫城之间再无遮挡,更是为参观者带来了低头便能看到古雅典城市街道遗迹的独特观感。

 

   WDCM上传图片

  凌空于遗迹之上的卫城博物馆

 

  在遍地古迹的雅典城市中,这座现代风格的玻璃建筑尤为惹眼。建筑外墙主要材料为透明的玻璃,为大厅内部提供自然照明。博物馆共有三层。设计最妙之处,在于参观者不仅可以欣赏展品,在走廊里向外望,还可以透过玻璃360度欣赏300米远的帕特农神庙以及雅典全城风貌。而如果通过一楼脚下的玻璃地板往下看,又能看到古代雅典的部分城市遗迹,让参观者仿佛置身于时空走廊,在古老与现代间徘徊。

 

   WDCM上传图片 

 

  在文物展示方面,整个博物馆在室内小空间“再现”了整个卫城山体的大空间格局。一层是“卫城山坡展区”,收藏了卫城山坡上诸多神庙里发掘的出土文物,以及古代各个时期卫城山麓边住宅区内发掘的文物。

 

   WDCM上传图片 

  山坡展区全景

 

  这条长坡道再现了卫城所在的山体地理特征,缓坡上建造的台阶方便物资的运送。

  目前考古发掘区还在建造中,游客可以透过脚下的透明玻璃地板,看到古代雅典遗址的点点滴滴,零距离感受这座古代城区的历史风貌。

 

 WDCM上传图片 

  建筑与遗址融合

 

  这件出自酒神剧场的浮雕,刻画了一位舞者的形象。

 

   WDCM上传图片 

 

  这是舞乐图瓶画器盖。

 

   WDCM上传图片 

 

  它展示的场景与狄俄尼索斯崇拜(酒神崇拜)密切相关。雅典人善用黑色颜料在瓶罐的红色表面上描绘人物形象,这种瓶画装饰技法称为“黑绘法”。大约在公元前530年,雅典人发明了“红绘法”,以陶土的天然红色来表现人物,背景处则着黑色。这件红绘法制作的器物是“莱卡尼斯”的盖子。“莱卡尼斯”是一种带有两个把手的浅底容器,可存放女性的化妆品和珠宝,它往往被作为结婚礼物赠予新人。器盖上描绘了酒神手持杖顶缀着松果球的酒神杖,与随从厄洛斯(小爱神)、酒神狂女和萨堤洛斯(半羊人),一起奏乐汲酒,纵情歌舞。

  二层的东区和南区是“古风时期艺术品展区”。这里收藏有精美的雕刻作品,它们曾经装饰了雅典卫城上的第一批大型庙宇,重要展品包括卫城山门的方格天花板、胜利女神神庙的雕塑、厄瑞克忒翁神庙的女像柱等等,除此之外展厅外还展出了古代信徒们敬献的贡品,比如大量的骑兵雕像、石板、雅典娜女神像,大理石浮雕,小型青铜贡品,以及陶器贡品等。

  这是三角楣,是被称为“百步神殿”(Hekatompedon)的遗留物(后被帕特农神庙取代),由三组题材独立的雕像组成。

 

   WDCM上传图片 

 

  这是科拉雕像。公元前7世纪中叶,随着古希腊文明与地中海东岸和埃及文明的联系与交流,在希腊出现了用硬质材料雕刻的等身雕像和比真人更大的雕像。库罗斯(kouros)和科拉(kore),意为少年和少女的大理石雕像,是希腊古风时期(公元前6世纪—前5世纪初)第一批独具特色的雕像。在卫城的考古发掘过程中,发现了超过200尊科拉雕像,从而使卫城博物馆这个门类的收藏量冠绝全球。科拉雕像寓动于静,艺术家通过“古风式微笑”以及许多故意而为之的“不对称”等细节,赋予了雕像生命力、自然态、运动感和独特性,充分展现了雅典女性的典雅之美。

 

   WDCM上传图片 

 

  大厅内部48根立柱环立,与帕特农神庙内殿的立柱数量一致。博物馆的内部结构设计理念与帕特农神庙内殿巧妙地相似。

 

   WDCM上传图片 

 

  三层则是整个参观的亮点“帕特农展厅”,展示了在帕特农神庙中的石刻浮雕。浮雕被安排在博物馆中心的一个大型结构上,通过原始石板和复制品最大限度还原帕特农神庙的装饰雕刻。石柱间用大理石砌成的石墙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各种神像和珍禽异兽,以及惟妙惟肖的人兽争战场面。

 

 WDCM上传图片 

  帕特农神庙带状装饰的浅浮雕

 

  帕特农展厅用现代的建筑语言,几乎等比例还原了帕特农神庙的建筑空间,因此能够按照原貌来展示神庙中的雕塑与浮雕。360度环绕的透明玻璃窗,也打造出了整个博物馆开放包容的精神内核。

 

   WDCM上传图片 

  落地窗外阳光明媚

 

  最后,参观者将再次回到一层,参观卫城山门展区、雅典娜—尼刻神庙展区以及厄瑞克忒翁神庙展区。在这里还可以看到希腊古典时期优秀的雕刻作品、帝国时期的精美复制品、公元前5世纪、公元前4世纪以及古代晚期和拜占庭早期的艺术品。

 

   WDCM上传图片 

 

  这座为迎接文物回归而修建的博物馆现已成为雅典重要的地标性建筑,不断向人们诉说着古希腊历史文化的辉煌过往。它是研究古希腊文化的一把放大镜,也是联结雅典古今的一个门户,更是促进文化交流互鉴的一扇窗户。

来源: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